您当前的位置:  主页 > 新闻中心 >
  • 最近网上看到一文章,把人体比作一个容器,各种药倒入,各种药除了针对某一靶的病灶有用,同时对其他脏器有损害,而且这作用是表面看来是帮助,实际是减弱机体本身功能的,无论是刺激帮助消化的,刺激机体蠕动的,“想当然”在胃壁上涂层的,不是促进机体健康,长远看,是损害!那么,如何解决胃病的问题呢?不妨一试我上面的意外发现的方法!我对上面意外治愈自己胃病的现在认识如下:食物从消化系统的口腔开始,经咀嚼(口中有甜味,是唾液中的淀粉酶把淀粉类的开始一部分转化为麦芽糖!)进入胃中,有胃酶继续把淀粉类的转化为人体能吸收的葡萄糖,可以想象一下,除了此类化学反应,胃肠蠕动的机械作用,不断把食物形成食糜化,因为,还有菜肴等也要被尽可能物理细碎化,才尽可能增加胃酶,胃酸之类和被细碎化,小微粒的接触面积,尽可能多地转化食物中的淀粉,蛋白质,脂肪为能被吸收的营养物质葡萄糖,氨基酸,溶于水的脂肪对应物等,(但已不是我们常识范围里看到的不溶于水的脂肪了!)到小肠里,只是个吸收溶于水的营养物质,到大肠是再次把溶于水的,连水分一起再次吸收,已消化和未被消化掉的最后以残渣形式排出体外!这也经过了大肠自身的蠕动,有节律地经过小肠接口过来的一段升结肠,横结肠,下结肠到肛门排出!里面有个自身能调节的再吸收过程!之所以把这过程写一遍,便于我们统一认识是否正确!改变饮食内容能治愈胃病的想象力内容也将在这过程中产生!这里截然不同的区别在于,我是根据被治愈的结果来想象可能性,假设可能的状态,而不是药物的产生,制造,疾病的治疗,在假设中的有限求证(不符合数学归纳法),有限的统计数据(也不符合数学归纳法),由此得出“荒唐的肯定结论”的!(病治不好的原因,大概就在于此!)我们不难想象,面包,黄油在胃肠的蠕动机械化细碎成食糜和中国人惯常的菜食,有太大的区别!面包和黄油在胃液,胃酸,水液,胃的消化机能蠕动过程中,细碎,微粒化很容易变成食糜,而面食,淀粉类的亲水性,更容易把它形成糊状,不仅便于胃液,胃酸和淀粉细粒有更大接触,反应面积,黄油的非亲水性,也更容易在胃热的状态下,悬浮出来,在整个食糜团的最外层,形成油性薄薄一层包膜,隔离了食物对胃壁,或溃疡处的刺激,(当时能买到的除面包外,只能是牛肉为多,及部分猪肉,少量蔬菜,鱼是很长时间后才知道哪里有买,只有海鱼,没有河鱼的!)中国人的米饭,菜肴经口中咀嚼,大部分以较大物状,米饭仍是粒状进入胃,同样经胃的消化过程,细碎化的程度差很多,因用植物油更多,更普遍,且量也少,在炒菜过程中被作用于菜肴,就不会出现上述油性的,客观保护膜,一方面,如有溃疡,胃的溃疡处一直在蠕动状态下,不易愈合,另一方面,不断在经受食物因蠕动带来的机械性刺激,也同时存在胃酸类的化学刺激,那些药物起到的作用是掖制机体自身功能,而物理性对胃壁的涂抹只能在如此食物团状态下想象的作用,也起不到有效的实际作用!这里只有一个疑问,怎么黄油形成的是食糜外非亲水性油膜,起到保护胃的作用,而没有在重力加速度G的作用下,呈上浮于食糜之上?只能有一种解释,在油的数量,重量和整个食糜团相比较而显得非常少的情况下,在胃内热力的作用下,呈油膜状的油,首先表现出来的是它油的性状在膜状时的张力和延伸性,并以此连结着成片油膜,否则起不到保护作用,胃不可能痊愈!所以,反推理,只有这种可能!结果是胃病痊愈后,再没重犯病,已二十多年了!有兴趣的,可试试!用猪油代替黄油,用实心馒头代替面包,我想效果该一样的!
  • 关于绣球花的花语,说法有很多种:有的说法是“希望”,因为它会在寒冷的冬天开花,让人充满希望之感;还有的说法是“忠贞”,主要是指爱情方面的;还有的说法是“团聚”,这跟它花朵的形状有很大关系;另外,蓝色品种的绣球花的花语还有“浪漫”。
  • 缘来悄无声息,拉开了两情相悦的序幕,殊不知美好总是暴风雨的前兆,现实常常把人击得一败涂地。?
  • 红豆在记忆里干枯,天涯已成太多人的过往,偶尔打开网页,熟悉的脸庞极少。从前的繁华仿佛只是昙花一现,萧条的部落里,除了残垣断壁,还有一些故事在角落里瑟瑟,却再也寻不出半点微温。
  •   嗟乎!时运不齐,命途多舛。冯唐易老,李广难封。屈贾谊于长沙,非无圣主;窜梁鸿于海曲,岂乏明时?所赖君子见机,达人知命。老当益壮,宁移白首之心?穷且益坚,不坠青云之志。酌贪泉而觉爽,处涸辙以犹欢。北海虽赊,扶摇可接;东隅已逝,桑榆非晚。孟尝高洁,空余报国之情;阮籍猖狂,岂效穷途之哭!(见机 一作:安贫)